甘乐参上

静临赛高
靴厨+临厨
唱歌是我永远点不亮的技能
人类love!!!!
我爱数理化生
甘乐参上或者子午线爱怎么称呼怎么称呼
我永远喜欢临又桑~www
社交障碍晚期患者
如果不小心说错话了,请一定要多多包涵

至此
敬礼!

行吧
是我手贱了T_T

梗的提供感谢可爱的lila酱 @lila喜欢加糖牛奶( ´ ▽ ` )ノ
明明是很可爱的梗,我写出来就变得不忍直视……
无限ooc预警
ok,废话结束,正文开始!

————————————

抓到了。
手指触碰到柔软的布料,迅速收紧。
布料所属外套的主人的动作因此而收到了限制。
扳过跑在前方的人的肩膀,将黑发男子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与墙所形成狭小空间里。
如果忽视黑发男子架在平和岛静雄脖子上的小刀的话,那还真是一个暧昧的画面。
(认真起来的话,抓住他也不是这么难)
平和岛静雄暗暗的想到。

────┄┄┄───

“怎么?小静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身为怪物的杀意了吗?”折原临也一边说着一边将小刀更加紧密地贴近平和岛静雄的脖颈。
平和岛静雄将自己的手轻轻地搭在折原临也修长的脖颈上。
沿着颈部优雅的线条将手缓缓上移,由侧面游走至喉结正下方的气管处。
宛如对待着艺术品般温柔地抚摸着。

────┄┄┄───

“啊————唔…………”
好难受……呼吸不了了……
即使是折原临也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淡定自如的应对。
被平和岛静雄用单手掐着脖子离开地面。
后背贴着坚硬的墙壁磕得生疼。
无法呼吸……
挣扎也变得毫无章法……
小刀甚至无法刺入平和岛静雄的手臂,只能在皮肤上留下浅浅的伤口……
哈…………呜…………

────┄┄┄───

即使是这样无力的挣扎都让平和岛静雄感到了不耐烦,抓住了折原临也拿着刀的手,顺着白皙纤细的手指移动至手腕,稍一用力,小刀就从折原临也的手中滑落,折原临也的手也变得无力,软软的耷拉下去。
(好像用力过度,脱臼了)
折原临也的眼睛里泛起了淡淡的水雾,是因为太难受的缘故吧。
嘴唇和指尖都染上了缺氧的紫色。
修长的颈部突兀的出现了不浅的勒痕。
连因痛苦而呻吟的声音都变得微弱。
平和岛静雄将折原临也缓缓放下,松开了手对他脆弱的颈部的折磨。
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按着折原临也的后背,让折原临也得以将脱力的身体轻松地靠在自己身上而不至于滑落。

────┄┄┄───

这个怪物到底想干什么……
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他了……
哈哈,不对,我啊……
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懂过他。

────┄┄┄───

平和岛静雄捏着折原临也的后颈,迫使折原临也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折原临也眼睛里的水雾还没有完全褪散,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喂!”
折原临也闻声懒懒地抬眼,片刻后又无力的垂下眼皮。
平和岛静雄将手稍稍向上移动,让折原临也不得不抬头看着他。
平和岛静雄犹豫了一会,慢慢地弯下腰,鼻尖在折原临也的额头轻轻磨蹭,一路向下,与折原临也的鼻翼贴合在一起。
折原临也试图转头摆脱平和岛静雄触碰,无奈却被平和岛静雄将头摆回原位。
呼吸喷在对方脸上,引起阵阵酥麻的快感。
“折原临也,”平和岛静雄缓缓开口。
“我喜欢你。”

────┄┄┄───

越是简单直白的言语,越是能引起对方的内心的颤栗。
折原临也的眼睫毛在轻微地颤动着。
“我的手腕刚刚被你弄脱臼了,带我去找岸谷新罗吧。”
“还有,”
他将脱臼的手腕搭在平和岛静雄的肩膀上,踮起脚,凑到平和岛静雄的耳朵边用近乎气音的声音说,
“我也喜欢你。”

有着非常多的不足之处,希望各位可以给出建议
如果这些建议可以让在下进步,一定会感谢给出建议的各位
想要评论……

所谓的爱,不是ooc的借口

砚无:

同人创作的水平参差不齐,但不管怎么说,希望尊重角色。


不要把折原临也写得贼娘,说话恶心,没有逻辑人还特别贱,做事情没有道理。


折原临也他强大,骄傲,他不是个好人,却真真实实是个无比厉害的人。


请不要侮辱折原临也这个人物。


ooc是必然的,因为我们谁都不是作者,所以才要尽量避免,控制在不毁角色的范围内。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去扭曲他的性格,侮辱他,作贱他吗?


二次元也一样。


无头骑士异闻录是部好作品,里面几乎每个人都值得尊重和喜欢。


再重申一遍,请不要把折原临也写成另一个人。


请不要脱离角色创作。


有粮吃是件开心的事,但看完仿佛吃了x的感觉很恶心。


拜托不要扭曲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之间的感情和羁绊!


拜托不要扭曲折原临也的性格!


山鬼。:



你把高高在上的人写入尘埃,把一往情深的人写作薄情,把真诚善良的人写出无耻,把精于算计的人写成白痴。


你写未尝情事的人是浪货,你写顶天立地的人是婊子。打碎难压弯的脊梁,戳瞎不动摇的眼睛。
你满足自己过载的妄想,还先把一切暴露人前,再说不爱看别看。


我卑微如尘土,胜过你扭曲如蛆虫。


物极必反(上)


“平和岛君最讨厌的人是谁呢?”正在看着一本杂志的岸谷新罗突然向平和岛静雄发问。
“最讨厌的人?想都不用想都应该知道是那只死跳蚤吧!”
“诶,那平和岛君会喜欢折原君也说不定哦!”
“……”(您的好友平和岛静雄怒气值积蓄中)
“原理是物极必反哦!你看你看!杂志都有说呢!”
(您的好友平和岛静雄怒气值已积蓄完毕)
“你看,就是这一页,哈哈哈,超级有意思呢,不是吗,会喜欢上自己最讨厌的人什么的,233……3……3”听到了熟悉的铁丝网被扯烂的声音,岸谷新罗的笑声逐渐停滞并毅然决然地跪在平和岛静雄面前,身体前倾,双手抱头:“对不起,平和岛大人,我知道错了!”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我会喜欢那只死跳蚤知道吗?”
“是是是,平和岛大人,我知道了!”

────┄┄┄────

“已经严重到要找心理医生的地步了吗?”
“…………”
“话说是在折原君回来之后开始的吧?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
“你也不肯告诉我吗?”
“…………”
“不说出来的话,没有人可以一起分担啊。”
“…………”
“好了好了,会帮你找的了,不过治不治的好我可不能保证哦!”
“…………”
“放心好了,我找的人当然是很优秀的了,待会我把联系方式发给你吧。”
“…………”
“不用谢我了,不治好你的话,塞尔提也会很担心的吧。”
“…………”
“好的好的,啊,塞尔提回来了,那我先挂了啊,平和岛君。塞~尔~提~~!”

───┄┄┄────

所谓物极必反,连我也躲不过
那你呢?

───┄┄┄────

“因为不敢告诉友人,所以来找心理医生?”
“是的,你……会保密吗?”曾经的池袋最强在穿着白大褂的温柔的心理医生面前,无措得像个孩子。
“当然,不泄露病人的信息,是心理医生的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医生用圆珠笔敲了敲桌子,“说出你的故事吧。”

───┄┄────
“哟,静雄哥,好巧,今天也来逛街吗?”折原双子一如既往热情地和平和岛静雄打招呼。
“是啊,这边新开的甜品店听说出品不错,想过来尝尝。”依照平时的惯例,双子估计会缠着自己要幽的签名照之类的东西吧。平和岛静雄动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脑细胞思索着怎么甩掉双子。是说幽最近要外出很难见到吗?但幽的行踪双子说不定比自己更清楚,嗯,难道要说自己没有幽的签名照?不行不行,这么说连自己都不相信。
啧,该怎么说呢?
“静雄哥,”
[(该怎么说呢?)]
“阿临哥他,要回来了哦。”
“哈?!!!”

───┄┄┄────

回过神来的平和岛静雄,看着面前被自己无意识间搅得一塌糊涂的布丁,在心里默默地对它道了个歉。
味道不是特别甜腻,布丁口感也润滑顺口,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
但是……
“阿临哥之前受伤的严重程度,相信静雄哥也不是没有听闻吧。”
“果然还是很讨厌阿临哥,但是……”
“希望静雄哥这次不要再去妨碍阿临哥了。”
“阿临哥这次回来也没有恶意处理完这边的财产就会回美国了,我们也是。”
“可能,以后也不会回来了。”
想着这种事情,还怎么好好的吃布丁啊!

───┄┄┄────

他真的回来了
我看见他时他正好也看着我
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哟,小静
我听见他叫我的“名字”
一切如常
我感觉我心里有些什么开始蠢蠢欲动,好像一种蛰伏了许久的东西开始变得生动起来
好想去抱他,又怕把他吓跑
不,不是
我听见他这么说
突然变得不安
我不想听他接下来的话
恐慌感在心中弥漫,却让我在原地动弹不得
应该说,是平和岛先生啊。他说
我知道我心里刚刚变得生动的东西在他说完那句话的瞬间死去了。


中考完以后的生活真是太愉快了!
在下甘乐参上,请多指教。
另,可以求评论吗?



我今天生日哦(^_^)
一个人也是好开心的样子
发一张以前的摸鱼
不上肤色是想突出非正常的感觉了
虽然没有玩过,但是内桑却是很喜欢的样子呢
画了的话,内桑会开心的吧
这样想这就画了
也希望你们喜欢

@短小不治君 我我我收到了(其实昨天就收到了,不记得发了(*/∇\*)),刚好在生日的前一天收到,就像是给我的生日礼物一样,虽然因为经费问题(?)只买了短篇集,但是也超满足了,还有就是快递盒上的便签纸超级暖,“祝天天开心”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很戳泪点。还有最后的free talk真的超级可爱,没想到太太都是这样的人|・ω・`)哈哈哈哈
贴纸当然是为了挡名字啊

病名非爱

您好,您醒了是吗?
咳咳,嗯,我,我的名字叫彩,您就叫我小彩吧。
诶,叫姓氏就可以了吗?
不不不,不告诉你哦,佐……不是,樱子说过,只叫姓氏太生疏了,我想和你做朋友呢,你还是叫我小彩吧。
!!!
临也桑!临也桑!!
“不好了!临也桑又晕过去了!”
“快快快快快,铃酱快过来帮个忙,啧,刚刚出了个车祸,伤了好几个人,人手不是很够了,本来想着没我啥事,还想转悠一圈就回来歇歇的,没想到刚一上来,这个人就要进急救了。诶,不对啊,这又不是我的病人,这tmd还是平和岛的,关我屁事啊。还要浪费我宝贵的休息时间啊,真是的!”
“呃,佐藤先生,那个,真的不用通知一下平和岛先生吗?”铃子轻轻地打断了佐藤樱子喋喋不休的吐槽。 “呵,平和岛,算了还是别通知了,不然到时候又是一针镇静剂下去,临也君就真的别想活着出急救了。”佐藤樱子的表情难得的变得十分冷淡。
“嗯,立花君,请你帮忙准备一下急救室可好?”
“好的佐藤先生!”
“近藤酱,请帮忙通知一下新罗君准备048号床病人折原临也的急救手术。”
“是,佐藤先生。”
佐藤樱子终于在急救室前见到了等待着的岸谷新罗。 “他还能活多久?”佐藤樱子难得的说的简单明了不啰嗦。
“最多半年,最少也应该还有两个月。”
“肝癌嘛,也应该做好快要去死的觉悟了吧。”
“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得了肝癌。”岸谷新罗丢下这句话,就匆匆进了急救室。
我靠,平和岛真tmd狠。
佐藤樱子不是那么喜欢爆粗,但是 这两人也太惊悚了吧!!!
嘛,不管他,反正再怎么惊悚,也不关我事,听说有一个新来的俄罗斯的见习护士,反正现在没事干,小彩估计也在看书,没空搭理我,嘻嘻,想去凑个热闹。
不知道之前帮她借的那本书她看完没,算了算了,还是想想小彩有什么可能感兴趣的书吧。
诶,不过,话说回来 小彩最近好像对平和岛和临也君两个人的关系很感兴趣啊,嗯…… 佐藤樱子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翻动着通讯录。
“喂,你好,是绘里华酱吗,哦呀,还记得我是谁吗,我是平和岛君的同事,是的,我是樱子,呵呵,真高兴你还记得我呢!我今天呢是想问你一些事的,你还记不记得……”

呵,我都不知道之前那篇会有后续
前文→http://ganlecanshang.lofter.com/post/1ed3138c_1202fded
前两天打篮球扭到脚了可以休养几天,然后就有了脑洞
我也想要评论(超羡慕有评论的人的)
评论评论评论
哪怕是批评都好|・ω・`)
好像跑偏了,但下章会掰回来的

昨天和母上大人一起出去和她的同事吃饭。母上有一个同事的儿子,刚大学毕业的年纪(反正是比我大了),大人们一直在说话,他也不能和他们一起聊,就过来找我玩。刚好他也看过几部动漫(虽然他看过的我都没看过),就开始聊这个方面的东西。
我本人在现实交往中是自带“生人勿近”气场的人,所以他凑过来我也是十分意外的,一开始也是唠嗑唠的不错的。
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聊到腐向的问题了。他就十分惊讶我是腐女。然后就询问我的性取向。
且不说在和对方不熟的情况下询问他人的性取向是一个十分不礼貌的行为(我个人认为这是触及到了我个人的隐私)。仅仅是听到我是腐女,马上怀疑我性取向是否正常,不也是对腐女这个群体的误解吗?
没错,我是喜欢gay里gay气的男孩子,我是喜欢腐向cp,我也的确是腐女。我不否认腐女仍然是一个偏小众的群体,我也不否认真的有些腐女腐着腐着自己就弯了(当然我是直的)。但是,不要以点概面,不要听到这个人是腐女呢,这样的话就觉得,这个人是同性恋呢或者是这个人是双性恋呢。
当然,以上的话我也没有当面和这位哥哥说,也没有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毕竟他的父母和母上也是朋友(如果真的是陌生人我肯定不带脏字也说到他哭)也十分平淡又郑重的表示自己是异性恋,还巧妙的转移了话题,这位哥哥后来也没有说什么十分过分的话。但是我对他的印象是真的难以转变的差,我想,母上以后去吃饭想带上我是没那么容易了。

嘛,以上就是来自一个腐女所发的牢骚,希望不会影响你的心情( •̥́ ˍ •̀ू )
另,占tag抱歉

刚刚看一个太太发了一个百度翻译的drrr
笑喷了(*/∇\*)
没有百度翻译所以用了有道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好吧(눈_눈)
(私心打静临tag)

病名は爱だった

病名は爱だった
“血压……正常。”
“心跳,69……有些偏高。铃子小姐请观察他多几天,如果心跳还是偏高的话,请给他安排一个检查。”
“好的。”
“瞳孔……大小正常。”
……
“好了,铃子小姐,还是可以按照以前的药给他治疗,到时候如果心跳还是不稳定的话,就请给他安排一个检查吧。”
“是。”
“哦,对了。这位病人的情绪不太稳定,如果控制不住的话可以使用镇静剂。”
“镇静剂?可是……好吧。”
“没什么大问题了,我要先去看看其他病人了。”
“小静……”
“把镇静剂给我。”
“诶?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吧,我想。”
“赶紧给我,别啰嗦。”明明是陈述句,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是……”
“小静……小静不要……”病床上的患者,声音微弱得让人心疼。
“平和岛先生,”铃子小姐鼓起勇气,“我想,我想折原君没有到需要使用镇静剂的地步呢,而且,经常使用镇静剂的话,还会引起……”
“闭嘴或者滚出去,自己选一个!我是医生,后果我比你更清楚!”
“临也君明明不需要镇静剂不是吗!”
“滚!”
“佐藤先生……”铃子小姐求助一般的看着隔壁病床边沉迷于和病人唠嗑的佐藤。
“ぇ?”佐藤思考了一会,一脸温柔的看向自己病床上的病人“一起出去吧,小彩也一起吧。”
“是,佐藤小姐。”
“都和小彩说了不用这么客气的了,叫我樱子就好,哈哈~”
“是,樱子小……是,樱子。”
双人病房内只剩下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两个人
接合针管,抽液,排尽针管内的空气,找好静脉,碘酒消毒,一切都专业又熟练。
“小静,会痛……”
没有语言上的回应,只有逼近的脚步声。
折原临也开始慢慢的向后退,但身后就是冰冷坚硬的墙壁
根本,无路可退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会很痛的啊……小静……不要……不,不是,平和岛先生,请您不要过来。”
哟,连敬语都用上了
脚步声戛然而止,折原临也得救般的松了口气
下一秒,针头准确地扎进静脉
“痛……”
活塞被推进,透明的液体进入血管,痛感随着液体的流动在体内爆发
“あぁぁぁ————”


我的妈,我都写了些什么啊,啊啊啊啊!
肯定是因为牙疼的缘故,所以状态才不好(呵呵,你状态好过嘛?)
所以,请各位多多指教哦(๑˙ー˙๑)
甘乐参上(ZWX)敬上